安与鸠酒,玉与瑕疵。

承蒙喜欢,感激不尽,请多关照。/约稿中。封面/头像来自网络。

打算把以前的文章重新再写一遍发个2.0版本。
篇幅增长可能有新情节会有较大改动可以当新文看。
主线还是不变的。
学习有点忙。
QQ联系2270504220 可扩列骚聊提梗。
新文章是卡凯。甜的,放心。
个人tag 鱼的第七秒钟叫永恒 以后有什么事和新发的文章都会有这个tag 比较方便阅览 我晓得翻空间很累。
文笔不好,承蒙喜欢,感激不尽。

[8。9金凯日]幻影

—搭配idと人類模型食用更佳。
—ooc归我,粮归你们。
—本来策划很长,但实在没时间写了。之后可能会出一个修订版本,敬请期待。
—赶末班车了,我没咕咕咕。


[我不知晓歌为何物,我的世界不曾运转。]
凯莉被创造出来,睁开眸子的第一瞬间,看到了少年。
她的眼睛澄澈而干净,不经世俗污染,像未经修饰、刚开采出来的幽蓝水晶,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凯莉用这双眼睛凝视了少年一会,开口说话。
—你是?
而白发的少年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在白纸上写下了字。
金。

“金,我睡不着。”
凯莉睡在金床头的盆景中,她那样小,盆景已然是庞大的。少年在大赛日复一日的磨炼中睡的很轻,风吹草动就足够令他惊醒。而凯莉的声音更是良于闹钟。金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抬起手臂给凯莉掖了掖被角,顺带在她手心一笔一划的写下了字。
数羊。
“数羊?你当本小姐是傻子吗金——”
金在黑暗中摇了摇头。
尽管如此,少女在短暂的坚持后,仍然很小声的数起了羊。

“凯莉,我睡不着啊怎么办——!”
大声的嚷嚷只是换来黑发少女迎面而来的枕头。
“闭嘴,金。今天一天打怪你都不觉得累吗?”
“要不凯莉你陪我聊聊天吧!”
“……”
“凯莉?凯莉,凯莉——”
“……”
“凯莉!陪我聊聊天嘛凯莉!凯莉!”
女孩终于翻身坐起,满面怒色的抓了抓杂乱的黑发。看着少年傻了吧唧的笑脸却又不知为何冷静了下来,忍住了让金血溅当场的想法。她无奈的将面孔深埋掌心,最后闷闷的发出来一句。
“那就数羊。”
“数羊?”
“对对对对快数羊睡了就别烦我了。”
金只好抬头呆呆仰望着天,开始数数。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凯莉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趋于安静。金却那夜都碾转反侧,难以入睡。

“参赛者金,恭喜你赢得这次大赛。你可以许一个愿望。”
裁判长弯着眸子露出无可挑剔的温柔笑容,平摊双手恭贺他。那天的阳光很强烈,刺得金晃眼,晃的看不清裁判长的脸,却依稀瞧见了凯莉。女孩弯起湛蓝色的眸子,笑容像琉璃糖果,像最鲜艳的花的汁液,像焦糖布丁,像午后暖阳。在这一瞬间,金突然就哭了。
为什么呀?因为凯莉啊,永远不可能再出现到他的眼前了。
他再也见不到那样的笑容了,像琉璃糖果,像最鲜艳花的汁液,像焦糖布丁,像午后暖阳的笑容。
少年的眼泪终于从眼眶里止不住砸在地面上。被阳光照耀的泥土很烫,烫的金的眼泪只能小小的停留一瞬间,就蒸发成了水汽。永远消失了。
“永远消失啦。”
裁判长仍然保持着那样的笑,听着金说。
“永远消失啦。”
血红色的眸子逐渐转变为蓝,而苍白发丝再也没能转变成金色。
金颤抖着许下愿。
“我想……”

[The minimum unhappiness
Someone once dreamt of
Was overwhelmingly big for
Their miniature eden
Do songs exist to tether
This discontinuous world
Whatever the reason is
He must have thought of this world
As being worthless
Until the day he heard her song]
“金,醒醒。”
凯莉趴在盆景的边缘,待少年悠悠转醒抬臂指了指墙上的雕花木钟。精巧的时针已经滑向了下午。
“也不知道是哪头猪这样睡了一天。”
金受到批评倒也不加反驳,只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

“金,本小姐该睡会了——吵醒我有你好受的。”
女孩示威似的挥了挥拳头,脸上却笑的勉强无比。鲜血顺着她美丽的面庞汩汩流下,衣襟已经被染红,而凯莉只是颤着唇角一直在笑。
一如既往的笑。像琉璃糖果,像最鲜艳的花的汁液,像焦糖布丁,像午后暖阳,像狐狸得逞的狡黠。
“你那表情可真够难看的。又不是什么大事。”
她这样说着。
然后大赛101,从这个世界上。
彻底消失。
金一直呜呜咽咽哭着说不出话,伸出手努力的去够凯莉散成的金色碎片。可是那些散着光,代表着灵魂的碎片只是无声的透过他的指尖,往天空飘了去。
少年的头发形成了苍白的颜色,而眼睛也开始往血色转化。
他说,这个世界,毫无意义。

“金,你为什么要哭?”
女孩说。
“你那表情,可真够难看。”
[徒に問う why not?
其処に有る Unplugged song
he spelled the wishes on his clockwork limbs
and pieced his words together]
凯莉是这样唱给金听的。
“金,你很像收集梦想的机器人呢。”
金从嗓子里挤出含糊不清的一声。
“嗯。”
她说,这个世界,要大放异彩。

金有一天神秘兮兮的凑在凯莉旁边对她举起白纸。
“凯莉,今天有客人要来喔!”
“啊——什么,谁啊。”
凯莉丝毫不以为然的答了一句,视线甚至没有从她精心制作的指甲上离开。
是格瑞。
“……格瑞?”
凯莉的大脑突然一片混沌,缺氧的压抑感铺面而来。她第一次感觉自己似乎失去了什么,又想不起来。
正当少女想要抓住那股感觉,门铃声响起了。格瑞已经站在金的旁边微微颔首。
“金。”
金扑上去给发小来了个热情的拥抱,眼睛里闪着星光。他在纸上写着。
“格瑞,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
“凯莉!”
银发少年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他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张口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沉默良久,叹了口气。
很沉重的叹气,还夹杂着悲哀的气息。
“她已经不在了。金,你能清醒一点吗?”
他提起烈斩走了。
“金,再见。”
格瑞不知道的是,明明凯莉——。
就坐在金的肩上,显眼至极。

“我想……复活大家。”
“可以,参赛者金。不过这不在我们愿望的实现范围内。”
“我可以为你们做出一切!”
“你用你的声音做交换,创世神会复活除了凯莉之外的参赛者。”
……
“我也想让凯莉复活。”
“我们可以——为你制作凯莉的幻影。”
“……”



“好。请帮我抹去这段记忆……”
“好的,参赛者金。”




“凯莉,醒醒!”

约文!

文风1 ‖安凯‖枷锁
安迷修第一次看到这个地方。
潮湿的墙壁有着令人作呕的废弃蜘蛛网,上面还粘着不知道是哪种昆虫的尸体。空气不仅笨重和沉闷,还带着一种腐烂生锈的气息。一盏油灯正在忽明忽暗的闪烁着,棉线的灯芯已经燃烧的快要只剩一截枯黑的焦炭,油液也所剩无几,即使如此还有一部分顺着破旧铜台的豁口滴答淌出,留下恶心的花纹。
即使有一盏灯也看不清里面,太黑,太暗了。安迷修想,一定不会有人在这里,暗无天日还不如死去般活着。
可笑的是,现实总是容易颠覆人的想法,在安迷修准备转身离开时,狭窄的通道里传出一阵牢门震动的声音,随即一个女孩儿说起话来。
“你的脚步声跟他们不一样,你是谁。”
安迷修的骑士道让他在任何一个时候都没有放弃女性,就算是个囚犯——那牢门的响声让他无比确定里面是个牢房。他拿着自己的烛台,走进了深不见底的隧道。
2
凯莉蜷缩着自己的腿,依靠在一堆旧茅草上。她不再说话,一言不发的打量着安迷修,而后者出于对女士的礼貌只是安静的看着。
是个漂亮的女孩。安迷修想。小女孩。
几抹灰尘覆盖她的脸庞,但仍然遮挡不住原本的洁白娇嫩,湛蓝色的眼睛里面有破碎的星辰,微微上挑的眼角看着魅惑至极,以及——她尖耳边不见光仍然闪耀,看着就昂贵无比的红宝石耳坠,和暗淡却依旧盛大的宫廷礼服。
“你不该在这里的,公主陛下。”
“怎么猜出来本小姐是公主的啊。”
凯莉大大咧咧的提问这个答案已经显而易见的问题,她如猫咪般恣意的伸了个懒腰,慵懒的看着安迷修,有种高贵的感觉,即使是在这样的环境。
“您的礼服,还有那对红宝石耳坠,公主陛下。”
“嗤,请你不要再提及这个称呼了,我现在不是公主,至于这衣服和耳坠,在外面的时候它是一副枷锁,我本来以为它们现在没什么威胁了,结果枷锁就是枷锁。”
文风2‖金凯‖
[狐狸与兔子]
*梗来自[梦]←应该是这个记不太清了……是篇作文。
*贴合原文有兽化。
今天真是阳光明媚,天气晴朗的好日子。
好到凯莉想要打爆隔壁大早上鬼哭狼嚎唱歌的兔子。
那种声音简直来自地狱底爬出来的恶魔,就像长达三厘米的指甲在崭新透着绿光的黑板上挖出的令人起鸡皮疙瘩的撕裂感。就像上几百个世纪——如果真的有这个时间段的男性歌手操着跟生了厚厚一层锈的破铁一样的嗓音嘶吼着。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真是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偏偏当凯莉拉开窗户想要跟邻居好好讨论一下这个月她油光水滑的皮毛因为失眠而大量脱落并且生出了那跟竹林里熊猫有得一拼的黑眼圈时,金的头就瞬间出现在凯莉的眼前,脸上绽放开那灿烂的不能再灿烂还傻了吧唧的笑容,用能炸裂她耳膜的声音大声喊到。
“凯莉,早上好!!!”
“……早上好,金。”
凯莉放弃了把两家相连的窗户关上并准确无误的拍在金的脸的想法,身为狐狸的良好习惯让她扯起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事实证明,凯莉并不是每次都能保持良好的淑女形象并且忍住把什么东西拍在金那张跟傻子一样的脸上的冲动的。当声音第101次将她在美妙无比的双休日吵醒后,凯莉终于选择一脸生无可恋的拉开窗户并且在金运动面部肌肉做出笑脸时就把一大张白纸拍在对方脸上,哦,还有附赠了一次完美的窗户板击打。
↑这两篇可能是下次更的[如果我还能写完的话]

那啥各位爸爸看看我嘛……暑假太穷了QAQ。
文风可戳头看!
接凹凸/兄坑/海囚/原创等等文稿。
凹凸凯莉bg相关我给您打八折!gl打九折!
原创人物需要说明一点文章必需世界观和人设性格什么的x。
然后其他文如果没有特别想看的故事我会很放飞自我!所以要是有想看的梗务必先说啦!
不接r18真是抱歉……
1k向右浮动[只会多不会少请放心!]的20r—30r,以此类推。
可小刀!孩设要是我很喜欢也会进行相应打折[说不定你可爱还有免费手绘大头呢]!求爸爸们约我!救救孩子!!
约我稿您就是我爸爸![啥]
有意私聊!!!!谢谢你们约我!!!!!!
‖占tag致歉。

管理员与借阅者[瑞凯]

[瑞凯]管理员与借阅者
*梗来自『愿全世界的花都好好地开』
*思维有点跳跃。
*ooc归我,粮归你们。
1
这个世界真是糟糕透了。
每当凯莉对着镜描上翘的眼线,她这样想;每当凯莉濡湿指尖翻动纸质书页时,她这样想;每当阳光在凯莉脸上打下阴影,而她还在咬着笔杆出神时,她想的还是这个。
这个世界真是糟糕透了。凯莉看着笔千仓百孔不成型的盖子,深深的叹了口气。
凯莉一点儿也不富裕,甚至可以说她很穷,穷到买不起一本七块六毛钱的书。这所贵族学校本不是她能够进的,但是凯莉不服输啊。
那天凯莉去找校长,在那位中年发福看着很油腻的大叔对她的出身露出一点不屑的目光时,凯莉感到了侮辱,于是她在下一次考试过后,走进校长室,把全省状元的成绩单拍在了大叔的脸上。
校长本来想把纸撕碎再叫门卫进来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女孩赶出去时,他先撇了成绩单,然后隔着眼镜清晰的看到高的不可思议的成绩以及那个证件照。
打脸的是,这个状元就是站在他面前的凯莉。
于是凯莉被录取了。
据后来与凯莉交好,当天也在办公室的安莉洁说,她以上帝的名义起誓,这是她平生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可以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变幻那么多表情。
凯莉乐呵呵的笑了。
其实凯莉的志愿本不是考这所学校,但是她不服输,于是她站在了一群富裕同学的旁边。
其实她自己也不清楚,如果从富裕的脑袋和富裕的身世里面二选一,她会做什么。
2
就算她买不起书,凯莉依旧可以在学校的阅览室借读。
那是一个挺不错的地方,设施简陋但是藏书丰富,户外还种植着七里香,每到开放的季节,在这里读书是很美丽的。
在放学的铃声清脆打响,凯莉定要漫步走过去,在里面读到冷面的管理员屈起修长好看的手指敲敲她的桌面,说一声下班了。
管理员是个很养眼的小哥,不过他一句话也不喜欢多说。每次凯莉过来,他就接过她手里的树机械性熟练的刷借阅卡。毕竟是天天见的人,以往凯莉还会出于礼貌打几声招呼,但是对方的回应很冷淡——后来就不打了。
凯莉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管理员,他从书架上取下她要看的书郑重的递给凯莉,并且指了指自己的胸牌,镀金的牌子上清清楚楚的写着两个汉语大字,格瑞。凯莉知道,这是他独特的介绍方式。
3
凯莉最喜欢的书是诗经。
她喜欢这本书,喜欢全本透着哀哀气息的诗经,喜欢它诗的语调,喜欢它每一个字。
凯莉真的很喜欢这本书,喜欢到想把它据为己有,但是她做不到,也没有钱可以买它。最后,凯莉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买了一个漂亮的本子和一支笔,采取了最原始但也最现实的方法,抄写。她一个字也舍不得减少,诗文连同解析,一个不漏的用她娟秀的字体写在本子上。
窗外的七里香盛开了,正值旺季。每当微风拂过,它们就会抖动着送出阵阵的淡雅香气。熬夜通宵的复习让凯莉顶上了浓重的黑眼圈,已经达到安莉洁说的“免费烟熏妆”的地步。阅读已经不能使她精神百倍,终有一天她写的字迹越来越像鬼画符,最后终于趴在桌上和着花朵香气沉沉睡去。
当雕花时钟的针指向了八点钟,格瑞整理完书架上杂七杂八的书并且重新进行了归类后,他看到了桌子上睡的很香的凯莉。格瑞本该如从前般喊醒她,但是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少年怕吵醒女孩子般蹑手蹑脚走过去,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的抄写本。他看着凯莉浓重的黑眼圈迟疑了一下,到底没有喊醒她。
格瑞在凯莉旁边找了个位置拾起笔,抄写的沙沙声在安静中响起。
“醒醒,我要下班了。”
凯莉被一阵推肩弄醒,一看时钟那远超管理员下班的时间着实吓了一跳,懊恼自己今天又没抄什么还耽误了人家下班,抓起笔记对格瑞说了句谢谢便往宿舍楼跑去。
4
安莉洁给凯莉开门的时候,她正在刷牙。
她看着凯莉脸上的虚汗吐了吐嘴里的泡沫,面无表情的去漱口了。凯莉自然也是毫不在意,曲腿翻看着自己的笔记还有多少才能抄完,突然她发现十几张不是自己字迹的抄写。
凯莉自然是记得自己没有抄到这里,也没有拜托别人抄。她抬起手腕对正在往上铺爬的安莉洁招了招,半信半疑的出声:“你今天去图书馆还大发善心帮本小姐抄了作业?”
安莉洁沉默的盯了笔记足足半分钟,凯莉手举的酸痛正想放下,她张口了。
“你当我有什么闲心帮你抄书,再说这一看就是男生的字,”安莉洁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凯莉,你处对象了……?”
“……你才处对象,我要是有对象还问是不是你帮我抄的吗。”
“那就是随便哪个天天能在图书馆看见你的小哥,看你太可怜了于是帮你抄的。”
说完话,安莉洁噌噌爬上了铺子开始睡觉,而凯莉想起了那个管理员。
凯莉一直觉得他很好看,银灰色的发丝柔顺垂落肩头,还有那一双结冰仍然美丽的木槿紫色眸子。
会是他吗?凯莉看着笔记本规矩但透出一种潇洒的字体,在心里问自己。
5
凯莉在第二天傍晚去书馆时,为了来点气势牛逼哄哄的把本子甩到格瑞面前骄傲的一抬头。
后者深沉的盯着她,硬是在过了半分钟后也没有从嘴里蹦哒出一句话。倒是凯莉的脖子成功的因为过久的仰视很不争气的酸了。
很好。很好。
少女一边把胳膊垫到脖子后面以来缓解酸痛,一边带着自己在这场对视中输下来的不爽开了口,想要再次先发制人。
“格瑞!承认吧这就是你——”
“是我写的。”
掌握了说话技巧十几年的凯莉,很不幸的被一个不会说话的男人给噎着了——而亲爱的管理员先生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甚至扯起嘴角露出个难得一见的笑容。
“哇哦格瑞,你居然会笑耶。”
凯莉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一甩头拎着本子挑个最远的地方坐下了。
直男癌,活该长成这样还没有女朋友。
6
敢问我们学校著名的魔女小姐凯莉是什么人?是错误犯一次就改掉的人吗?
说是的,掌声欢迎凯莉小姐拿事实打你的脸。
时隔几日,她成功的又躺在了阅览室的桌子上呼呼大睡。
凯莉跟格瑞算熟吗?双方都不知道。至少经过了抄写这件事,凯莉和格瑞的关系已经从每天不说一句话变成会互道安了,更有甚者,在房间只剩他们时,格瑞偶尔还会跟凯莉闲扯几句天。
就在这几句闲扯里面,凯莉知道了格瑞是高她一届的在校生,为了赚取点零花钱当起来管理员。知道跟凯莉一个班的小傻子金是格瑞的发小。凯莉跟金玩的很不错,所以顺口多问了几句。
“金,天真。”
以上是少年对自己从小长大的玩伴毫不留情但是却是事实的批判。凯莉在睡着前摇摇晃晃的想起她与金说这件事时,金脸上露出的懵逼表情。
7
所以女孩子在睡觉前就不该高兴一下,凯莉这次睡的很死。
在格瑞三番五次敲她桌子未果时,他终于捏住了凯莉的胳膊,选择以爆力一点的方式让她起床回宿舍睡觉。格瑞伏下身去,刚想凯莉耳朵边大喊一声名字时——以前他叫金起床时也是这种方式,不然很难醒。
凯莉猛然一睁眼,刚想起来时撞到了格瑞的头。她回首跟少年大眼瞪小眼,带点刚醒时的智商下线还揉了揉眼角。
格瑞的姿势有点僵硬,他慢慢的起身,侧了一下好让凯莉看到时间:“你又耽误了我下班。”
凯莉不以为然的哦了一声,抱着本子晃晃悠悠的走了。
当她在下第二层楼梯终于清醒了一点时,传来一个声音。
“很黑,慢点走。”
很熟悉的声音。凯莉扬起一个笑容,心情好到忽略了脸上被袖子压出的纹路,当然也没注意。
只是当她梦游般回了宿舍被安莉洁万分嫌弃的揉了揉脸蛋,并且一面镜子摆在面前时,凯莉尴尬的掩着回卫生间洗漱去了。
剩着安莉洁盯着她的背影欲言又止止言又欲,复杂至极。
8
凯莉该进一届了,格瑞为了表示庆贺,将诗经买下送给了她。
而凯莉看着一本笔记一本原书,不断的抬头看格瑞。
“格瑞啊……”
“?”
“你知道本小姐抄这本书花多大功夫吗?而且你不会是早打算送给我了吧……”
“当然知道,确实早打算送。”
“。”
凯莉快哭了,真的快哭了。心潮澎湃到想骂人。当然为了保持淑女形象她没有说出口,但是格瑞清清楚楚的看着凯莉做出一个fuck的口型。凯莉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把抄写本交到格瑞手里。
“这是本小姐一学期的产物,废掉我十一根笔芯和三支笔,还有这个本子。现在我把它作为回礼送给你了。”
看着凯莉一脸愤恨的表情,格瑞思考了一下,最终选择了接过并说了声谢谢。
女孩晚上翻本子的时候,看到格瑞潇洒的字体留言[要好好读书啊——]还有一块涂黑的地方,凯莉通过分辨看出一句喜欢。
她突然就觉得格瑞没那么糟糕,连着世界都没那么糟糕了。她笑嘻嘻的对着安莉洁大声宣布:“我有对象了!”
而舍友依旧拿着碧绿色的眸子深沉的看着她,最后说出一句。
“秀恩爱我是不会顾着我们的情谊的。”

坏人[金凯金]

1.
金发少年在打倒敌人后,握紧拳头,元力满满的大吼了一句。

“邪不压正!!!”

那是他的信仰。自然而然这句话被狠狠的鄙视了,这里的人可都是为了自己活着而不择手段的。他们全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定了魂似的扭头看向少年。那目光不甚友善,至于轻蔑。几秒钟之后,各种议论声响起来。

“真是个傻瓜,凹凸大赛说这样的话。”

“他要是像自称骑士安迷修那样有能力保护弱小就算了,可你瞧他那样!”

“就是,人家安迷修可是大赛第四呢!自己都保护不动吧这个傻子。”

……

一直在半空坐着玫色月亮的少女终于听不下去了,她极其嫌弃的一把提起金,飞走时还恶狠狠的回头瞪了那些嚼舌根的家伙们一眼。
2.
“哎,金。”

凯莉突然出声,她正在把挂在月尖上的少年往上拉:“你觉得本小姐是邪呢,还是正。”

这个问题刁钻极了,金一面舒舒服服的任着少女动作,一面作思考起来。他终于坐在了凯莉旁边,自顾自的撩开她刘海儿把额头贴上去。

“奇怪……也没发烧啊,尽问些胡话。”

“金,你个傻子……!!”

凯莉生气的一拍他脑门,索性靠在月刃上小憩起来,不再理会金了。少年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嘀嘀咕咕,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

“要硬说的话,凯莉肯定是个好女孩啊。”

凯莉紧闭着的眼睫动了动,最后勾起唇角露出一抹笑容。

但那笑容怎么看都不像开心,更像一种……自嘲。
3.
凯莉擦了一把脸上殷红的血液,喘了口粗气。她踢了踢脚旁的尸体堆。目光冷似冰,尖如剑——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目光,他也没有想到是在凯莉身上看到。少女悠悠的叹气。

“为什么要挣扎呢?本小姐最喜欢的裙子都被你们弄脏了啊。”

她的裙子沾满了湿润的沙子和泥土,大块大块的染着血。看来这场战斗对凯莉而言并不轻松。至于为什么炎热的夏季沙子会湿,答案显而易见,金也懒得去想。

他只是从他藏身的树林中走了出来,沉默的看着地上的尸体。凯莉其实一开始就知道金在那里,大屠杀开始前她就知道了,任何风吹草动是瞒不过她敏锐的耳朵的。

但是凯莉没有选择停止。

金不知道这些,自然没有过问。他只是说。

“为什么。”

而凯莉却像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般,她没有笑出声来,但是她弯下了腰,双肩不停的颤抖。凯莉抬头时,眼角挂了点晶莹的泪珠,在阳光底下反光,凯莉掩饰不掉。

谁也不知道那是笑出来的,还是一种发泄。

她还是带了笑的。凯莉第一次对金露出那样的笑容。那笑容绝望而凄惨,美丽而动人。就像……就像地底重生的恶魔,包含了太多情绪,很复杂。嘲笑,自嘲,悲伤,绝望,如释重负——可怕。

凯莉做了深呼吸,她有点摇摇晃晃的回答。

“真是对不起啊金——如你所见,本小姐是坏人,当然也从来不是好人。”

“这可是我一直挂在嘴边的,上当了只能怪你自己不是么。”


tired[雷凯]

1.
凯莉坐在地上,墨色长发随意披散。她眨了眨湛蓝色的眼睛,把头埋在并起的膝间。
凯莉的声线有点颤动。她说:“雷狮,我好累啊。”

雷狮闻言,给凯莉上药的手抖了一下,引得她闷哼。最终雷狮放下了手里的棉签,轻轻覆盖在凯莉的头上。

“……嗯。”
2.
雷王星的未来掌权人是雷王星太子——也就是长子,这是句废话。

但是这届似乎有所不同,三皇子雷狮天资聪颖,年老的国王似乎有意废长立幼。这事传遍了雷王星的大街小巷,把当今太子气的不轻。而这太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立马下了暗令追杀雷狮,连累了他身旁的凯莉。

那年,雷狮十四,凯莉十一岁。
3.
雷狮和凯莉没有童年。他们无非就是玩着玩着,雷狮就会拉起凯莉的手开始飞奔,而凯莉会从她那诡异的骷髅包包里扯出各种匪夷所思的东西,向四面八方甩的同时尖着嗓子大声哭叫。

这样不出两分钟,卡米尔就会领着一群人顺着瘆人的哭泣声找到他们,雷狮和凯莉就得救了。

而太子会混在看热闹的人群中,瞧着满身伤痕的雷狮凯莉冷笑出声。
4.
兴许是神明的眷顾,他们始终没有死。

在雷狮十八岁生日那天,凯莉陪他在草坪上看星星。
雷狮很没有形象的躺在草坪上,他向夜空伸出了手,从指缝间盯着万千闪烁发怔,而凯莉在他一旁,将宽大的礼服理着蹲下,看着他。

“凯莉。”

“嗯?”

“我,雷狮。要去参加凹凸大赛。”

“……哦。你对本小姐说这个,有什么意思吗。”

“我不打算带着你,那是九死一生的地方。就你这种小身板……”

“无所谓,随便你。”

凯莉又看了会星星,最后还是补充说。

“你别死里面了。”

“给你看我的第一名。”

雷狮狂傲的说出了这番话,走了,再也没回来。

而一直在他身边的凯莉,也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5.
卡米尔正在查看今天新出的积分排行榜,平静的眸子在翻到一位黑发少女时突然波动了一下。他回头看了一眼靠在一旁闭目养神的雷狮,还是选择什么都没说。
但是雷狮开口了。

“卡米尔,给我念一下她的资料。”

“大哥……”

“快点。”

“抱歉。凯莉,排名101,有意隐瞒实力不明。据我们目前所掌握的资料,她就是广为人知的新人杀手,星月魔女。武器——”

“星月刃。”

雷狮不知是不是有意接下了这句话,他似笑非笑的扛起了锤子。

“卡米尔,帕洛斯,佩利,走了。”
6.
凯莉翻着排行榜,低低的笑了几声。

“看吧,还第一呢,第二都拿不到。”
7.
凯莉躺在一颗郁郁葱葱的树底下,她朝太阳伸出了手,光芒从指缝间撒在她的脸上,形成星星点点的斑。

她就这么躺着,过了一会,凯莉突然说了一句话。很轻,如风一般消散在了空气里。
她说:“雷狮,我好累啊。”

“……嗯。”

树上传来一声应答,是男生特有的磁性嗓音。也如风一般轻,消散在空气里。
凯莉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而雷狮陪她坐了一下午。
8.
她从旁边冲进了他和他的中央,重重的挨了一击。

这是两个男人都没有想到的。

特别是雷狮。

凯莉是故意的。

两人看着躺在地上的凯莉,足足静默了三秒钟,谁都没有动。雨水斜着打在他们脸上,身上。刮在凯莉脸上,身上。凯莉身上的血涓涓往下流,同雨水混合在一块,染红了一大片地方。

格瑞拿烈斩的手颤抖了一下,他想扶起凯莉,但是雷狮抢先一步。他把凯莉扶起来,虽然血流的更快了,但是雷狮凯莉都知道,不扶,她也会死。

那是格瑞下的杀招。

凯莉笑了。

凯莉真的很漂亮,从小她就是美人胚子。她的眼睛,鼻梁,嘴唇,都生长的如洋娃娃般美好。真的很美,她笑起来。

她伏在雷狮耳边,她说。

“哎呀,看来本小姐要早登极乐世界了,我会在那里为你作祈祷,让你也早来的。”

“老没正经。”

雷狮骂到,他没想到凯莉至死嘴里居然还是吐出这样的话。

凯莉咳了一声血,她绷不住笑脸了。她最后说。

“雷狮,我好累啊。”

“……嗯。”

雷狮应答。
[end]

目亡『嘉凯』

凯莉最近一直不睁开她的眼睛。
格瑞和金很奇怪,但格瑞不会问,金倒是心直口快。
“凯莉,你的眼睛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啊?”
“金,有些事情本小姐觉得你不知道为妙。”
凯莉依旧闭着她的眼睛,长长的眼睫毛被阳光照射,打出阴影投在她白皙的皮肤上。
凯莉是很好看的,大家都知道。
金无助的挠了挠头,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以凯莉的脾气,再问他会小命不保。
所以,没有人再去询问凯莉为什么闭着她的眼睛,凯莉的眼睛很美丽,跟大海一般的蓝色。
“格瑞,你说凯莉眼睛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啊……”
“……。”
“格瑞,来打架吧!”
“嘉德罗斯,我不想与你作无谓的争端。”
凯莉闻声忽然扭头,紧闭着双眼一拍星月刃就要溜。
“那边的虫子,本王允许你告退了吗?还有,眼睛都不屑睁开?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正是火上心头,嘉德罗斯直接举起大罗神通棍就往下砸去。凯莉不肯睁开她的双眼,驾驶着月刃无头苍蝇般乱撞。烈斩从侧旁伸出,挡下了一棍。让她争取时间逃走了。
“无趣。”
嘉德罗斯扛上棍子,意外的没有再纠缠。他深深的撇了一眼粉红的背影,想到什么紧皱着眉头。
“雷德祖玛,我们走。”
“哎嘉德罗斯大人……”
是夜。
凯莉轻抚她的眼睛,镜子里映出的色彩……是金色。
美丽的金色,溢流着光彩,散发着霸气。
凯莉攥紧了手,恶狠狠的皱着眉看着镜中的自己。
镜子碎了,再也没有变回原样。
于是很多很多天过去了。凯莉莫名其妙变得越来越虚弱。但是唯一不变的,她不肯睁开她的眼睛。
格瑞深深的看了凯莉一眼,但他依旧什么都没说。
“格瑞,你说凯莉是不是生病……”
“……。”

大罗神通棍抵在凯莉头旁,轻微移动就能把她杀死。嘉德罗斯无言的望着眼前的人,却什么都没说,也没做。他就这么盯着凯莉,用他金色的眸子。
倒是凯莉先勾起了一个笑容。很美,很好看。
“嘉德罗斯,你知道你在对本小姐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干什么吗?你这么凶,以后肯定找不到女朋友。”
“闭嘴。我的事轮不到虫子来管。”
找到了发泄口般,嘉德罗斯猛然伸手,捏住了凯莉的肩膀——撕裂般的力气。
凯莉不是神,也不是魔女,她只是个普通人。痛感令她不适的皱起双眉,笑容消失,微微的倒吸冷气。
“虫子,睁开你的眼睛。”
“回敬——我的事也轮不到你来管,起开!”
嘉德罗斯说不清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尽管他心里清楚,只要凯莉死了,自己就不会那么奇怪。他微微颔首,望着手中的大罗神通棍。
终究没有下手。
他什么都没说 离开了。
凯莉在原地保持着姿势没有动,突然就将头埋在并起的双膝中,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决赛了。
凯莉一身伤痕,半靠岩石喘着气。
她无论如何都活不久了,众人的围攻让她受了致命的重伤。即使现在有个人从天而降保护她——当然不可能,她也会因为无法治愈的伤痕被大赛回收。
凯莉自嘲的笑了一下,命运可真是弄人。她开始拼尽全力做最后的抵抗。
突然就一棍子砸了下来,嘉德罗斯就站在了她面前。
“是大赛第一、惨了,快走!”
“今天怎么这么倒霉。”
一波人快速的逃走了,嘉德罗斯也不想再追,对他而言是浪费时间的事情。
他蹲了下来,看着重伤的凯莉。
“一群渣渣就能把你伤成这样——虫子,再命令你一次,睁开你的眼睛。”
“好啊。”
听到答案的嘉德罗斯明显愣了一下,他没有预料到凯莉会答应的那么干脆。魔女这次也没有撒谎,她颤动蝶翼般的睫毛,睁开了她金色的眼睛。
“嘉德罗斯,满意了么。目亡症——本小姐现在可活不久了,再见了您吧。”
她吃力的再次站起来,带起一个她还算满意的表情,幻化成风。
嘉德罗斯蠕动着嘴唇,从始至终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老大,目亡……您的眼睛?!”
雷德吃惊的看见,嘉德罗斯的眼睛变成了蓝色。大海般的蓝色。

【金凯】

突发奇想码个梗之后说不定会细化……叭……
“凯莉,你在干嘛啊……?”
金发的少年浑身颤抖,不可置信的喘着气。
“我?自然是——”
嫌弃般踢了踢脚边的尸体,女孩往前金跟前凑了凑,脸上挂着熟悉的笑容。突然用一枚粉红色的星星抵在自己脖边,划出了细小的口子,边刃微红,刺痛了他的眼。
“帮助你赢得大赛。”
“不要!凯莉——”
声音戛然而止,她的身子倒下。
“像你这样的傻子,没本小姐帮忙怎么活的下去。”
……。
“这位参赛者金,恭喜你赢得这次大赛!”

语C群宣

也没有什么想说的……放个群宣,没有什么大规矩也不用审核。
定时开戏
请大家来玩!
门牌号602084805